笔趣阁 > 养鬼为祸(劫天运) > 第五千零六十八章:言微

第五千零六十八章:言微

水流开始不断的涌动和改道,原来一条直线的流向,很快竟往上行,变成了拱起的飞天流水,而水底下卷起一阵阵的污泥,毫无疑问是尘封了万年的大门正在打开,巨大的豁口很快出现在我面前,面对水帘洞一样黑漆漆的深坑,我也不禁感到震撼,这就好比是发现远古时代的文明,和现代有着巨大的隔阂。

        层层的阶梯密集的排列往下,长度至少也有数百米,而深入下方的空间,更是不知道有多深,我一路走下去,还有部分水流飘落而下,让这幽闭的巨大的空间显得格外的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决心要探索一番这里的秘密,所有也就没有犹豫的继续往下飞行,而越是深入,这里面的气息也变得越来越凝滞,毕竟是控制整个界面的阵眼,能量巨大估计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随着我的深入,忽然的,我发现似乎有了什么声音在下方等待着我,就在我细细听来的时候,忽然,呼呼的风声传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呼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狂风一样的浓烈气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猛然的往上急冲,仿佛是因为地下太过庞大深邃,所以一时半会没能上来到顶部,而现在才来到了我面前!

        我立即给这股可怕的混沌之气吹飞,甚至身形都很难保持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我直接使用了落剑步,所以就如同坠落的流星,瞬间急冲到下方,否则恐怕是要给吹到上方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我要探索这片区域,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在我刚刚下沉不久,一场更猛烈的风暴又来临了,一路把我吹到了出口的位置,而且这些气息还在扶摇直冲云天,也不知道这下方到底有什么宝物,居然能够形成这么大的风暴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混沌之气的浓烈,加上我的修为只有混沌化境,所以想要在这些气息中自由飞行是不可能的,这也注定我要探索这里很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并不能难道我,这里就算暴风再大,我也不是没有应对的办法,我决定使用戾血莲,因为它现在达到了混沌化境,实力今非昔比,虽然比不上道劫境界,可也差之不远了,有它在,冲到下方完全是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在我刚刚打算摸出戾血莲时,护山大阵忽然起了反应,好几道气息忽然闯入了门中!

        我脸色一变,立即抽出秘钥,准备关闭这里的大门,然而,对方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,径直飞到了我面前,速度之快,也不是大门关闭能够解决问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故作镇定的抬起了头,云落剑还在时候那一幕,似乎又一次重演了,这一次来的人里,全都是各派的掌门,为首的是姚星天,而次之是凤神幻,邹黑阳,张硫月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率先的到来并非就是结束,因为后面还有好些长老跟在后面,数量大概也有二十来个,等于是各门派都有一小组的人马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是为了分落剑仙宗的,但那也是来分药田的,所以大家又怎么能不带点具有威慑力的力量?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看着我关闭落剑河河床,脸上表情都相当的复杂,凤神幻最先发话,问道:“开启远古仙界的阵眼,虽然是各自门派掌门自己的事情,不过,就算如此,大家也是心照不宣的尘封这底下的秘密,毕竟如果哪个掌门都随意的开启阵眼,谁都不敢保证是否会把它弄坏了,到时候九个阵眼破坏了一环,后果会是如何,谁都不清楚,但很有可能我们不用再清楚了,因为灭界后,大家要后悔都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凤掌门何必危言耸听,不过是例行检查阵眼而已,至于把问题严重化么?在下方才接任掌门,也有查看阵眼的职责,正巧给诸位碰上了而已。”我淡定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看这老小子就是故意为之!我就他面相古怪,行径必然如此,这落剑仙宗,岂能落入此獠手中!”邹黑阳这老太受重伤了还没修复好,现在又跑出来蹦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冷冷一笑,道:“邹掌门难不成又来找茬?不知道身上伤势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邹黑阳气的半死,不过却没想到怎么反驳我,而沉香谷的掌门很快道:“赵掌门,要开启门中的阵眼并非不可,这也是你门派的自由,然而想要开启,无论如何也该跟我们五派执事堂知会一声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呵呵一笑,道:“例行检查,还用得着再跑五派执事堂一遍?我不是以为不用么?既然大家都这么了,那我不检查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开门,本来想要快刀斩乱麻解决问题的,想不到居然撞上了来谈万年灵草分配的一群掌门,大不了今天不开就是了,明后天开也一样的,毕竟矛盾能少点也好,我要当刺头也得挑下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星天听出了我示弱诸派的信号,笑了笑道:“好了,既然赵掌门不过是想要例行检查一下阵眼,我们又何必揪着此事不放?况且大家来此,也不是为了纠缠此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就算不纠缠此事,这赵落剑如今与我们八派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,上任这么多天,弄出了多少的事来?而且还从未去过五派执法堂报道,如此独立特行,大家如何能够共同治理我们远古仙界?”正鼎仙门的掌门如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漫漫掌门路,动辄就是百年,我们大家何必争这一天朝夕?你们想要在下去拜山头,到时候有的是机会一家家的拜过去,我都叫你们大哥大姐,或者叫爷爷奶奶都行,只要以后不处处针对我落剑仙宗就是了。”我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,所有掌门又眉心凝了一下,而凤神幻咬牙切齿,道:“住口,你以为花言巧语就能够迷惑我们大家了?我看你顾左右而言他,是在隐瞒什么吧?你到底对下面的阵眼干了什么?还有这落剑仙宗的弟子都去了何处?为何只有你一人在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凤神幻这么一,所有的掌门和大长老都脸色一变,果然开始搜寻这片地方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凤掌门是不是太过小心谨慎了?我不过是混沌境的仙家,诸位是马上要踏入证道的存在了,就算是我落剑仙宗的弟子,也不全是泥沙,随便我揉捏吧?他们就算出来一个,我也是吃不了兜着的,难不成我还能都杀了?至于这九大阵眼之一,你以为是一个混沌境的仙家能启动和运转的?”我冷笑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掌门和长老们面面相觑,当然,对于落剑仙宗的弟子去哪了,还是心存疑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知道赵掌门把弟子们都带到了哪里,又为何一个人打算去检查大阵?可否与老夫听听?”姚星天一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了想,准备点什么,但凤神幻很快道:“我们礼太上刚刚踏入了证道境,正打算前往各派与诸位太上走动一二,谁知道来到了你们落剑仙宗,居然给你们祖师爷叫去喝茶了,至今未归,生死不明!就怕其他的弟子长老皆如此消失了吧?若是真的永不再见,就问赵落剑你怎么给我们神幻府交代!什么给我们凤太上掌门交代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冷冷一笑,道:“我人轻言微的交代什么?实在不行,你们自己去问问我们祖师爷好了,恐怕他老人家觉得礼太上不错,留在那边教个一招半式也不定,这是好事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凤神幻听罢气个半死,而邹黑阳很快站出来,指着河床道:“我看弟子们都给关入这下面了吧?!”

  https://www.yangguiweihuo.com/0/1/18132142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yangguiweihuo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angguiweihuo.com